保健养生

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官网 > 保健养生 > 整理了各大洲中医针灸立法情况

整理了各大洲中医针灸立法情况

来源:http://www.biomed-sci.com 作者:4008云顶集团官网 时间:2019-07-27 01:12

2016 年 7 月 22 日,美国联邦劳动部属下的劳动统计局公布 2018 年新标准职业分类,中医针灸师将拥有一个独立的职业代码29-1291。获得这个职业代码意味着中医针灸获得了联邦政府层面上的认可和支持,表明中医在取得独立学科的道路上又迈进了重要的一步,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据文献记载中医药、针灸早在 17 世纪便由中国传入欧洲,再于 1824 年因巴彻富兰克林(Bache Franklin) 翻译法文版《针刺术研究报告》而首次传入美国。而针灸正式进入美国源于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借中美建交的机缘正式进驻美国医疗市场。但是,40 多年来,针灸在美国的发展道路却不是一帆风顺的,大致经历了四个重要的转折点才获得了比较稳定的社会地位。从艰难地获得合法化,随后获得高等教育资质,继而正式归属为补充替代医学的一个分支(从属于“健康诊断与治疗”),2016 年又取得政府颁发的独立职业代码,通过几代海外中医人的奋斗,针灸以先行者之姿为中医药事业在海外的发展探索出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因此,梳理中医针灸发展历史中几个关键时期,分析各阶段帮助针灸发展的关键因素,对中医药实现在海外取得独立学科地位的终极目标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01一、针灸合法化针灸早在 19 世纪初传入美国以后,直到 20世纪 70 年代才真正赢得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引发美国针灸热的是 70 年代一个著名事件:美国资深记者詹姆斯· 赖斯顿 (James Reston 1909-1995) 在中国期间突患急性阑尾炎,于 1971 年 7月 17 日至 28 日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治疗。在手术后的第 9 天,他以“让我告诉你,我在北京的阑尾炎手术”为题,向美国公众介绍了他的治疗过程:在正常手术后的第 3 天,由于术后腹胀的原因,赖斯顿接受了针刺和灸法的治疗,只经过一次治疗,就缓解了症状。赖斯顿的文章发表在1971 年 7 月 26 日的美国《纽约时报》第 1 版醒目的位置,从而开启了美国针灸热潮。随后,几乎所有美国主流媒体都介绍过中国针灸,不断将“针灸热”升温,同时也加快了针灸合法化进程。合法化的过程并不是一片坦途,其中内华达州和纽约州的针灸立法案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研究意义。1. 内华达州针灸法案1973 年 1 月,香港著名针灸医师陆易公受邀至美国讲学,途中听闻纽约的中医针灸师曾因无照行医遭受拘捕和处罚的消息,十分震怒。陆易公奔赴内华达州,在当时已经退休的律师亚瑟·史坦勃(Arthur Steinburg)及公关达人吉姆·乔伊斯(Jim Joyes)的帮助下,通过联合民主、示范疗效等一系列艰苦卓绝之功,最终得到内华达州长签署的法案。这是全美国第一个针灸法案,承认中医合法化,随后俄勒冈州、马里兰、加利福尼亚等各州纷纷行动,相继承认中医合法。2. 纽约州针灸法案在各州的合法化进程中,纽约州针灸合法化可谓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纽约州本在 1972 年就已经通过了针灸法案,但是这条法案规定:“没有西医执照的人可作为医师助手进行针灸治疗,但必须在某些核准的医学院校内,在西医的直接监督下施术,并且必须以科研为目的。”法案对针灸的重重限制严重阻碍了中医针灸取得独立学科的进程,加州的 7 位针灸师成立了加州中医针灸学会,非常尖锐地提出了质疑。他们通过获得大律师 MR. Gosmen 的鼎力支持以及患者们对于针灸疗效的联合佐证,经过一年的申诉、辩论,于1975 年成功地通过了由参议院马斯可尼提出的新的法案:“凡是有证据证明曾经从事针灸治疗五年以上经验者,或在医学院校的针灸研究项目中从事针灸治疗 3 年以上者,均有资格申请注册成为针灸师。”纽约州针灸法案为中医针灸开启了一扇光明之门,后来各州的针灸法案纷纷效仿,针灸才得以快速发展。综观针灸合法化的过程不难发现,针灸的出色疗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进作用。例如在针灸治疗进入美国之初的 20 世纪 70 年代,詹姆斯·赖斯顿在《纽约时报》上对其本人在中国因患阑尾炎而接受针刺麻醉的神奇效果进行详细报道,引起全美轰动,引发了一场针灸热潮,是针灸在美国获得立法的最典型的社会因素。另如陆易公在内华达州针灸立法案中也采用了以疗效致胜的方法,以免费的形式为民众进行针灸治疗,从1973 年 3 月 19 日到 4 月 6 日期间,有近 500 民众认为取得显著疗效,此事还引来电视台争相报道,1973 年 4 月 23 日的《时代周刊》首页大幅报道中医针灸疗效简直如同神迹。从早期的立法经过来看,疗效是针灸在美国获得纵深发展的生命线。因此,中医药要在美国全面发展也应该以疗效为根本,尤其注重对疑难杂症的治疗效果,通过最终的疗效来证明中医药从理论基础和诊疗手法看虽与西医有很大差异,但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殊途而同归。总之,显著的疗效和患者的良好感受是支撑中医学科地位的重要因素,帮助中医得到重视和尊重,从而争取最终在美国取得独立学科的地位。02二、针灸学获得高等教育资质1. 针灸学位课程要求1976 年,伴随着 70 年代的针灸热潮,留美的苏天佑医师和他的弟子们一起创办了第一所政府认可的中医针灸学校——新英格兰针灸学校,这是美国中医针灸学校的最早源头。随后针灸学在美国快速发展壮大。与此同时针灸高等教育的体系正在日渐完善,教学成效也十分显著。据纽约中医学院提供的一组统计于 2012 年的数据显示,得到联邦政府认可的中医针灸学校或针灸系截止当时共有 56 所,在校学生 8 475 人,其中博士生435 人。中医针灸师在美国的专业准入最低学历为硕士。一名针灸师需要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和临床实习,学习大量中西医课程,方可行医。纽约中医学院所提供的全国专业最低要求为:学习时间最低为三年,需要修满 105 个学分,毕业授予硕士学位。课程包括四个方面:中医理论、针灸诊断与治疗技术以及相关知识(47 学分、705学时)、临床培训(22 学分、660 学时)、临床生物医学课程(30 学分、450 学时)及专业发展(包括临床咨询、与病人交流、伦理学和开业管理等,6 学分、90 学时)。2. 执照颁发及一流大学中医学科建设针灸学校或针灸系的学生通过学校考试毕业后,还需要通过全国针灸和东方医学委员会的资格考试和州针灸师考试后才能申请执照。截止 2016 年,美国 50 个州中已经有44 个州获准颁发针灸执照;上百所中医针灸学院也提供 3-4 年的职业培训,授予学士或硕士学位。同时,针灸也逐步被纳入医保范围,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愿意接纳中医针灸,亲身感受到针灸的治疗效果。总之,显著的疗效,加上日益规范的高等教育,帮助针灸快速健康地发展,逐步显现出独立学科的雏形,这对中医药在国外的全面发展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从上世纪的 90 年代开始,美国著名大学,如哈佛、耶鲁、斯坦福、康奈尔、加州大学等医学院相继开设了中医课程,中医教育正式走进全美的医学院课堂。这是中医在美国全面发展的一个黄金时机,应该抓住这个契机,将国内的中医教育与美国的中医教育进行整合,完善国内外中医教育的机制,促进中医研究及临床治疗向纵深方向发展。三、 针灸进入“补充替代医学”体系031. NIH 与 CAM 认可针灸的临床运用1991 年 5 月,美国刮起了医改之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对几十种传统医学进行了统一的定名以方便管理,特别设立了替代医学办公室(Office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OAM),从此替代医学这个新名词风靡美国。与此同时,NIH 决定承认中医针灸,并允许其在美国运用于临床治疗。同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在国家临床中心创立了第一个中医针灸诊所,并首次任命了临床中医针灸顾问医师负责治疗其门诊和住院患者,开创了美国国家医学最高权威医院启用针灸治疗患者的先河。1991 年 10 月,美国成立补充替代医学办公室。1998 年,美国医改进一步推进,白宫和国会支持 NIH 成立独立的补充替代医学研究中心 (National Center of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CCAM)。CAM 这个名词似乎更加准确地限定了替代医学的地位,称其为西医的有益补充,作为西医治疗的辅助手段来加以应用。2. WHCCAMP 成立及“中国传统医学”体系建成2000 年,美国总统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成立了白宫补充替代医学医政委员会,旨在研究如何更有效地利用补充替代医学这一重要资源,并促进有关医政方针的改革和完善。2002 年,白宫发布一份医学政策报告,充分肯定了补充替代医学的医疗价值。在这一份报告中,“中国传统医学”被列属于独立的医学体系,而不再模糊其辞地称其为“一种疗法”,也不再被笼统地归到“东方医学”中,而被明确地成为中国传统医学(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在这一个时期中,中医针灸以及推拿按摩、气功、太极拳等治疗手法因为其疗效显著,在美国民众中享有一定的声望,从而在美国补充替代医学体系中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将中医针灸与补充替代医学其它学科作一个横向比较,从 1999 年到 2012 年的 13 年里,中医针灸在美国影响度起点较低,随后在缓慢攀升。但是总体而言,与其他几种主要的治疗方法,比如瑜伽、按摩等比较,针灸所具有的社会接受度和影响力仍然偏低,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2016 年 7 月针灸取得独立的职业代码可以看作是一个重要的突破,这个信号昭示着中医加快从学科建设、医疗体系规范化、高等教育改革等步伐,逐步获得独立学科地位。通过以上的梳理可见,从 1991-2002 这十二年间,包括中医在内的“传统医学”乘着美国医改之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中国传统医学”作为独立医学体系的提出,对于针灸师后来在美国获得独立职业代码,乃至在未来取得独立学科的地位奠定了社会基础和学术基础。但是,“补充替代医学”这一界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中医发展的一个瓶颈。中医药要取得独立学科的地位,必须首先超越“补充替代医学”这一限定。四、针灸师获得独立职业代码041. 获得独立职业代码经过 40 多年的发展,中医针灸在美国逐渐显现出独立学科的雏形,其职业化水平和科研水平都显著提高。尤其是最近 10 年中医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原来在华人华侨聚居区“民间性、小规模、低水平”的中医药教育正向“主流化、规范化、精品化”发展。美国本土关于中医针灸的学术研究水平也大幅度提升,多篇中医针灸的论文发在国际主流医学刊物。2016 年 7 月 22 日,美国联邦劳动部属下的劳动统计局公布 2018 年新标准职业分类,中医针灸师将拥有一个独立的职业代码:29-1291。2. “后代码”时期的发展重点虽然中医针灸目前还没有完全获得与西医治疗手段同等的地位,但是独立的职业代码的取得已经预示了这种可能性。据人民日报驻美国记者廖政军报道:“从美国主流医学界一开始认为针灸只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到如今政府每年拨款千万美元,用于支持中医的临床研究。”关于中医近期的发展方向,美国华盛顿中华医学研究所所长田小明认为需要向扩大适应症和深入研究方向发展,尤其应该加大疑难杂症,如癌症的临床研究力度。这是海外中医发展的一个突破口,也是美国政府对中医加大投入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同时也要意识到,美国对中医研究加大力度,对中医来说也可能意味着危机,可能会丧失中医研究和临床治疗方面的主导权。总之,中医在美国和在海外其它国家要取得独立学科地位还有一段艰辛的路程要走,而针灸的发展历程为促进中医药在海外的全面快速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从中医正式进入美国迄今近 50 年过去,最近10 年迎来一个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针灸的发展为中医药的复兴和崛起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第一,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对于中医在海外的发展都大有助益。虽然针灸正式进入美国最初缘起于中美政治建交,但随后的发展却“没有依赖中国政府的大量介入,而是以学术机构、教学单位、民间团体、民众的接受以及中美医师的交流为根本性基础。在有立法保证后,针灸在医学界的接受的程度不断提升,并融入了辅助与替代医学行列,因而在民间可以更为顺畅地传播。这也就是说,针灸在美国的发展既承载着中国文化元素,更蕴含着人们对医学多样性的认可”。第二,中医药在国内的复兴和海外的发展都应该根植于疗效。针灸在美国生根发芽,日益蓬勃兴旺,从根本上来说是依赖于其大胆而独特的治疗手段和显而易见的治疗效果。例如上海中医药大学刘平教授团队研发的扶正化瘀胶囊已在美国进入Ⅲ期试验。中医药虽然由于理论基础与西方医学不对接一时难以被西方接受,而且几千年的临床经验得来的庞杂数据暂时也不能追求精准,但综合起来却有实际效果。因此,中医和中药应该坚持自己的辨证论治的诊疗手法,不必与西方对抗医学去争论理论基础和研究方法上的分歧,而是应该针对特定的病证,尤其是针对西医治疗的盲区,用临床的疗效和一线的数据来证明中医药的疗效。在西方科学主导人类科技进步的今天,中医药也不应该闭门造车,而应该坚持应用传统的中医研究方法,传承中医,提升学术;又要借鉴先进的方法和手段开展研究,不断推动中医学术发展与进步。第三,目前中医药在世界上生存现状可分三类 :一是融入,如在韩国、越南等国家;二是立法,如澳大利亚、德国等国家的部分省出台法规,保护中医中药的合法地位 ;三是放任,既非合法也非不合法,比如希腊、瑞典等国规定,只要不出医疗事故,就不会受到干涉。中医药虽然传播到世界 160 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普遍难以打入国际医药的主流市场,多数情况隶属于替代医学,不能与西医药平起平坐。中医药想要真正获得应有的国际地位,需要首先借助大数据的理念和技术方法,从健康和养生的角度回答好“是什么”和“怎么治”的问题,同时与生物医药接轨,回答“为什么”的问题,例如屠呦呦研发青蒿素就是中药国际化发展的一种新思路。另外,中医药发展,教育先行。国内中医药院校作为留学教育的主体,应大力开展教育教学改革,不断改进人才培养方案,优化课程体系。国内中医药院校应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或兴建海外分校等多种方式,积极“走出去”,大力推进境外办学,并与已经在海外成功站稳脚跟的华人中医药教育机构进行合作交流,促进中医药国际化纵深发展。同时,针灸在美国的发展经过与美国整骨医学(Osteopathic Medicine)的发展历程有一些相似之处。整骨医学从一门最初被诟病为“缺乏科学依据”的旁门左道,最后发展成为一门与西医平起平坐的独立学科,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崎岖奋斗。中医应该加强与整骨医学的交流与合作,尤其应该借鉴整骨医学在高等教育体系上的优势,结合中国传统医学的特点,找到适合中医在海外教育的独特模式。与此同时,中医诊所也应该学习整骨医院的经营模式,完善诊疗体系,使中国传统文化与当地文化相互融合,协调发展。总之,正如“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指出,中医药合作应是多维度、多渠道、多层次的。中医药在未来的发展需要依赖政府的推动,国际组织间的合作。通过政府及相关国际组织建立国际规范标准,设立法律法规、监管措施和知识产权保护,打造民族品牌,提升中医药国际合作的话语权,促进中医药的持续发展,更好地为世界人民服务。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历时3年,先后对全球202个国家和地区的针灸发展现状进行调研,发现有183个国家有针灸应用,调研分析了针灸在世界各地的发展历史及现状,整理了各大洲中医针灸立法情况。 亚洲 针灸已在中国、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韩国、以色列等国家取得合法地位。 目前日本针灸师尚不能得到医师待遇,针灸治疗费可部分从保险中支付。斯里兰卡将中医药纳入传统医学下归口管理,经斯里兰卡医药委员会审批并在有关部门注册后,中医师可以在斯里兰卡行医。缅甸国家卫生部设有传统医药管理局,并与1996年7月发布了缅甸传统医药法。尼泊尔由尼传统医药局管理,行医由传统医药理事会审批注册并办理营业执照。1999年,尼泊尔政府颁布了《传统医药法》,对传统药品的生产和行医做出了具体规定。 欧洲 英国是西欧第一个对补充替代医学立法的国家。2000年上议院报告中就将针灸、中草药、顺势疗法和整骨疗法列为第一类,认为疗效肯定,值得推广和研究。2004年成立了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在欧洲其他国家,如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荷兰、丹麦、比利时、俄罗斯、葡萄牙、波兰、罗马尼亚针灸已获得官方的认可。西班牙、芬兰、希腊、阿尔巴尼亚、芬兰等国,对针灸医学多采取观望或默许的态度。 针灸被德国认为是一种特殊的治疗手段,在法律调控方面由德国政府和医学联合会共同承担。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国家的医学联合会均认为针灸是一种辅助的医疗方法,在德国已经有许多医院能够提供中医包括针灸在内的医疗服务。法国、德国、意大利部分地区的针灸治疗费用可以得到国家医疗保险的报销。同时,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士、英国还能得到私人医疗保险公司的报销。 美洲 美国自1972年针灸治疗在内达华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合法化后,美国各州政府自行决定是否立法,目前美国有44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立法承认针灸,准予办理执照或注册登记。 加拿大自1973年首次对针灸立法至今,已经41年。从1973-2014年有5个省立法,全国几个主要大省均已针灸立法,涵盖人数己占全国的88%,从针灸/中医立法的涵盖数量上看,已经普及。这种普及推动了针灸/中医教学、临床和科研的发展。 巴哈马群岛现行的《卫生职业法》中,对中医针灸加以规定,允许针灸医生依法行医。 针灸还在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阿根廷、厄瓜多尔等国家获得合法地位,中医针灸被古巴纳入国家医疗保健体系。 大洋洲 2000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省实现了中医合法化。澳大利亚从2012年起对中医进行全国注册管理。巴布亚新几内亚对中医药无明确的政策管理与法规。但中医医生可在获得该国医学会的许可后行医。 非洲 早在1975年埃及政府就以文件形式,对中医针灸的应用予以肯定。 南非政府于2001年2月正式颁布了《南非联合健康专业委员会管理条例》,将中医及针灸列入10个可从事的医学专业之一,确立了中医及针灸行医的法律地位。 其他国家如加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毛里求斯等都将中医针灸纳入传统医药管理部门。加蓬已将传统医学纳入国家的医疗制度中。 当今世界中医针灸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作为与世界卫生组织建立正式工作关系的国际针灸组织,有责任、有义务号召团体会员共同推进中医针灸立法工作,让中医针灸为人类健康服务。

《时代》杂志于1973年4月同时报道了美国内华达州通过“中医法”和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低调复出的消息。两则看似毫不相关的报道,却因后来中国改革开放的主线自然地连到了一起。内华达州的“中医法”是西方的第一部中医法,将中医、针灸和中药全部合法化,历史影响深远,起到了星火燎原的作用。 1973年美国内华达州针灸示范安排在卡森市最大的一间旅馆赌场的二楼会议厅里,距离州立法大楼只有一街之隔。经游说公司和媒体的宣传,针灸示范在当地广为人知,志愿者源源不断,以至一票难求。在一千多自愿接受针灸治疗的民众中,有70人入选,后来还有很多人不请自到。陆易公医生从早上8点到半夜不间断地看病人,每周6天。 反对者马上开始攻击,说中选者是受雇用的假病人,疗效不可信,但针灸的神奇效果令这些无稽之谈不攻自破。有一位拉斯维加斯的老太太,股骨头骨折后做过两次手术,已经7个月不能走路了,医生告诉她还需要做第三次手术。当着30多位立法议员及电视台、电台和报社记者的面,只经过一次针灸治疗,老太太不用任何帮助就能下地行走,以至人们不得不请她停下来。 还有一位并没有预约的患者专程从芝加哥飞过来,他患有不能自控的痉挛性摇头症,久治不愈。据他自己讲,过去10年里,他的医疗费账单高达2.3万多美元,这一次,也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陆教授为他扎针仅仅几分钟,痉挛就明显缓解。 类似的病例还有很多。在公关人乔伊斯看来,真正的突破发生在第二天的晚上,民主党参议员追库里出乎意外地问陆医生是否能给他治疗一下,因为多年来他的手臂一直举不过肩。不一会儿,人们发现躺在床上的州议员身上扎满了针。第二天,追库里在立法委到处给人展示已经好了很多的手臂,他一共接受了4次针灸治疗,多年的痛苦就消失了,坚冰就这样被攻破了。 记者阿姆斯特朗从1965年起就患有梅尼埃氏症,经针灸治疗后,他将治疗结果发表在报纸的头版以支持中医法案。阿姆斯特朗的内弟,几年前在煤矿爆炸时听力受损,经过12次针灸治疗他就把助听器给扔了。还没等两周的针灸示范结束,就已经有20多个立法议员接受了针灸治疗,他们的病症从背痛到胃溃疡,不一而足。 乔伊斯介绍说,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位置掉了过来,好多立法议员主动找他帮忙,问是否能请陆医生为他们的夫人、丈母娘或慷慨的捐款人治一下病。乔伊斯说:“我到卡森市本来是做公关游说人的,没想到后来却变成了一个慈善牧师。” 相反,西医们在州立法会作证反对中医针灸提案却受到了议员们冷冰冰的待遇。内华达州医学会会长沙迪医生说,当他在辩论时说,我们对针灸了解得还很少,这是未经验证的疗法,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时,一个参议员竟打断他的话说:“你们这些医生一直在故意拖延,我们这些议员要给你们做个样子看看事情应该怎样办。”会议主席还在一旁帮腔说,你只有30分钟,赶快讲。 正当陆医生在立法院对面用针灸创造一个个“奇迹”时,州参议员会议已经开始讨论中医合法化提案。当针灸示范尚未结束,参议员们就以20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完成了他们的工作。 按照法律程序,下一步要州众议会通过。提案由州众议院健康福利委员会主席,黑人民主党众议员贝内特提出。贝内特自己也接受了针灸治疗,他说:“议长先生,我们将要讨论的这个提案十分特殊,支持本提案的证人们以亲身经历说明这个疗法的作用,这是患者的希望,穷人的梦想,我强烈要求通过。”果然,提案以34比2顺利通过。毫不奇怪,反对的两人之一是位医生众议员。 据报道,法案讨论之前,在近60位立法委员中,有一半人接受过陆医生的针灸治疗,还有更多的人因为看了针灸示范而转变了看法。众议员斯密斯说,经针刺前额和鼻子两侧,困扰了他20多年的鼻塞消失了,而他夫人也很感激,因为议员晚上不打鼾了。另一个议员说他童年时就有的膝关节疼痛,经针灸治疗也已经好了。很多选民甚至恳求议员为他们预约一个针灸的机会,一位议员的秘书说,简直就像天使来到一样。 怀疑者则质问立法委员接受免费针灸治疗是否合适,并指出针灸示范和此提案的背后支持是一个叫美国针灸学会的公司,如果法案生效,该公司将会通过针灸赚钱。对于接受免费针灸治疗,议员瑞格吉解释说:“我们没有人懂得针灸,我们想最好的办法是亲身尝试一下。” 最后一关是州长签字。在等待期间,美国医学会声明内华达州立法议员完全忽略了他们的意见,沙迪会长找到州长要求施行否决,但得到的答复是:没有理由,太晚了。 1973年4月20日,美国第一个“中医法”在内华达州诞生了。法案从正式在州立法院提出到州长签字生效,仅仅用了5周时间,堪称神速。三天后,《时代》杂志发文介绍,内华达州通过了美国第一个法案承认中国医学为“专科职业”,州立法委员会几乎全票通过将针灸、中草药及其他中医疗法合法化。法案要求成立独立的州中医管理委员会,允许没有医生执照的专业人士申请针灸、中草药和中医执照,合法行医。 对于要控制整个医学界的西医学会来讲,这是一个不祥的开头。后来,美国其他州也效仿内华达州,将中医或针灸分出来单独立法管理。比如,加利福尼亚州于1975年7月通过了针灸职业合法化提案,规定7名中医管委会委员中要有5名是中医,西医不能超过2人。纽约的第一个针灸法案也于1975年8月9日通过,于1976年4月1日发出第一批针灸师执照。纽约州主管医师执照的执行秘书默纳汉先生后来介绍说:“当时在纽约立法史上还是第一次把医学分割出一块,将针灸单独立法来管理,但后来实践证明这样也不错。”随着各州相关法律的不断完善,中医针灸师独立行医的权利就这样在美国逐渐得到了法律保障,一直发展到现在,形成中医针灸师在大多数州都可以独立行医,在50个州中有44个州有独立的针灸法律的局面。 内华达州于1973年通过的中医法案有三个特点:首先这是全美国,也是西方第一个中医法,史无前例;第二,合法化的内容是中医,包括针灸和中药,而不仅仅是针灸;第三,法案承认中医的独立地位,没将中医设置于西医控制之下。 内华达州中医法案给当时为法律问题困扰的美国针灸界带来了希望,充分显示了民意的力量。因为陆医生的卓越贡献,人们后来称他为内华达州“东方医学之父”。而对于斯坦勃律师的贡献,重读历史的人都会同意,他不愧为“美国中医立法第一人”。美国立法接受中医的另一个意义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肯定,用法律形式承认中医是专科职业,充分说明不分文化背景、种族及肤色,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就会被接受和传播。

中医药国际化发展迎来新机遇 作为世界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药为人类健康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尽管近年来中医药国际化并非一路坦途,但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认可度仍然得到较大的提升。随着中医药“走出去”力度不断加大,中医药国际化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

中医药随着华人在美国的繁衍与发展,逐渐在美国医疗保健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接受中医药。目前,美国约有5%左右的患者服用包括中药在内的天然药物。全美约有1.2万家中药店、中西医药店或者出售中药的保健品店,年销售额20多亿美元。不过,尽管中医药在美国已经合法化多年,但是仍然受到较多法规与行业标准的制约,在美国医疗保健体系中处于从属地位。

针灸合法化是中医药在美国兴起的标志。1975年7月12日,时任加州州长布朗签署了“针灸职业合法化”的法规,为中医针灸师在美国行医确立了合法地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许多与针灸相关的行业组织相继成立,带动了中医公会等中医中药行业组织的发展。在美国,获得针灸师资格,通常需要经过学习“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认可的学校教授的课程,并取得结业证书;通过“全国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的考试或各地方规定的考试,以及“针灸和东方医学学院理事会”认可的“清洁用针技术”考试,交纳申请费,即可在承认中医或所谓传统与替代医学的各州取得针灸师执照。有的州针灸师经过额外的考试,还可以开中药处方。

据记者了解,与其他高中后教育机构的认证一样,“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也是经过联邦教育部认可的民间非营利机构,负责审核培养中医针灸师的学校的资质。它成立于1982年,发起单位是针灸与东方医学学院理事会和美国东方医学协会,于1988年得到美国教育部承认为“专门职业”认证机构,可以对有资格授予相当于硕士学位的针灸师教育机构颁发资质证书,1992年又取得了东方医学教育资质审核的资格。在得到认证的针灸和东方医学教育机构结业之后,还需要按照各州法律通过相应的考试,才可以得到该州针灸师的资格。总的来说,因为各州对针灸师要求的学习期限一般是2000小时左右,所以只相当于护士或医技的资历。

在美国获得营业执照的中医师,找工作、开诊所、办学校、开中药店等等,出路很多。中医学院的毕业生,不论学士、硕士、博士,都容易找到工作。但是中医师的地位和待遇在美国与西医师还有些差距,如果打工,年薪在2.5万美元至5万美元之间,如果自己开诊所、开中药店,年收入可达10万美元以上。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保健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整理了各大洲中医针灸立法情况

关键词: 美国 针灸 中医 情况

上一篇:自我按摩疗疾保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