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养生

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官网 > 保健养生 > 彼岸双生 - 草稿 - 草稿

彼岸双生 - 草稿 - 草稿

来源:http://www.biomed-sci.com 作者:4008云顶集团官网 时间:2019-08-16 11:49

租房的经历

    我曾由于某种原因,租过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的租金低的让人不敢相信,但是我住进去之后,发现周围的人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而且还在我背后指指点点。  

Joyce同学第一次share影片bcc给了我,MS才上映时间不长嘛,都能搞到效果不错的版本,才300多M,可以的。

这是我搬来新房子的第五天,房子不新不旧,通风朝阳。屋子里也很干净很宽敞,至少在我看来。我们几个女生群住,三个房间足足够了。

小王在单位附近租到一套房子,租金低得让人不敢相信。小王说是自己运气好,可单位里的人都说这里一定有原因,劝小王留个神。小王于是就疑上疑下起来:莫不是这所房子里死过人吧? 果然,小王这天无意中听几个打拳的老头老太在议论,说小区里一对情侣有一天不知为什么事情大吵了一夜,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的;而男的就开始天天深更半夜在房间里粉刷墙壁,在把房间重新装修过之后,也突然消失了。 他们说的该不会就是我住的这套房子吧?难道是这个男的把女孩杀死后砌到墙里去了?小王这么一想,直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再走进这套租来的房子里,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他吓得心里怦怦直跳,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床上,又突然发现床对面墙壁上的 一片水渍怎么越看越像个人形,那姿势就好像一个女人挣扎着要出来的样子。小王紧张得毛骨悚然,拉过被子蒙住头,动也不敢动。 这天夜里,他一直在做噩梦,梦见那对情侣在大吵大闹,后来男的一气之下用绳子勒死了女人,把她的尸体埋进墙里,女的一面挣扎一面大喊:“放我出来,放我出来!”喊声越来越凄厉,直到最后把小王给吓醒。 小王实在不能忍受这样的精神折磨了,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噌地从床上跳起来,操起一把锥子就去捣床对面的那堵墙。捣呀捣呀,终于捣开了一个小洞,他看见洞里面,一只眼睛正瞪着他。 天哪,难道人们的传说是真的? 突然,那个眼睛变成了嘴巴,并且开始说话:“隔壁,深更半夜你挖我们家墙壁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我非常的奇怪,终于有一天我拉住了看门的老头,非要他告诉我真相。他对我说:在我住进来之前,这里住了一对情人。他们一直很好,但是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他们大吵一夜,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的。而那个男的在把房间重新装修过之后也消失了。   

晚上本来要去打羽毛球,不知一天上下班儿来头晕呼呼的,索性找个轻松地片子看看。

八楼,是顶层。对于我们这些女孩子来说很高,一旦上楼就不想下来,平常下班后都是买好一切再上去。

    邻居们曾经注意到那个男的总是在深夜粉刷墙壁。所以他们都认为那个女孩子被那个男的杀了然后把尸体砌到了墙里,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我觉得后背发凉。回到住处,我到处检查,最后坐在床上,盯着对面墙壁上的一片可疑的水渍。越看越觉得像一个人的形状,而且她的姿势就好像挣扎着要出来。我毛骨悚然,赶快蒙头大睡。  

咋说捏,剧情没啥情节,表演的话的确是在“表演”,生活中能出现的镜头几乎想不起来。

租来的房子总归有以前住户的东西,毕竟都是租客有的东西也不会费劲的给丢出去。放在一个不用的箱子里就好。客厅的门后面那个储藏柜里的女士鞋子看起来不像是旧的不要的,所以我们谁都没有动。如果之前住的女生知道自己鞋子忘记拿一定会来找的,反正不占位置,放着就放着吧。

    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对情人在大吵,那个男的在愤怒之下用绳子勒死了那个女的,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墙里。我看见那个女人眼睛中流出鲜血,在墙里面挣扎着,大喊着:放我出来,放我出来!!!!我给吓醒了,实在忍耐不住,操起把改锥就去挖那面墙。

看到大伙评论一篇灰黑色,觉得我没必要描一笔,它也黑不到哪儿去反正。

我住在靠着阳台的那个房间,从我的房间进去然后才通往阳台。阳台上堆的都是旧家具,只有不过十平米大小的地方,留下一半可以晾衣服。不过所幸周围没有高楼,不会遮挡阳光和初秋凉爽的风。

    终于,挖开了一个小洞,然后,我就看见一只眼睛在看着我……

但是,布景我咋就这么喜欢呢?
苏菲房间感觉就像是开心房子里不知的一样,收拾干净有俩人吃个饭还真不赖,那饭厅,贴着墙坐一排软软的向沙发一样,这样吃饭多好呀,俩腿都能搁上头,然后还能趴在桌子上吃......对了对了,片子里好像只有一排靠墙的沙发,不行,我觉得吧,至少得有两面儿能靠墙放沙发,然后一面我经常坐的对面放一个壳儿有颜色的电视,不需要太大,因为饭厅不需要太大,嘿嘿,不管消化良不良,我就爱吃饭看个啥电视电影,咋地,嘿嘿。

房间里窗户很多,我的楼层正对另一栋楼的楼层,从我房间的窗户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对面的客厅和左边的厨房。我们搬来的第二天我在房间里看到对面有一个男人站在客厅双手环抱胸前,同样在端详对面房间里又住进来了什么人。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转过身拉上窗帘。

    天哪,原来是真的…… 

然后还有房间床旁边那个靠窗能躺着看书的沙发,哎呀呀,虽然跟我本身想要的那种坐在一个宽宽的软软的放着一个大靠垫儿能调整角度伸出去的窗台不太一样,但是我想那功能应该的,所以也喜欢一下,而且还有点儿小贵族气质,嘿嘿。

我想这没有什么,年轻人总是对一切都很好奇抱有幻想。我也是。

    突然……   

还有还有,就是那天摄影展她坐出租车狂奔回家躺在床上想明白的时候那个床单儿我也喜欢,不同图案的格子,过滤的各种心情,知道自己想要的了。

床靠着窗户,我就睡在窗户下面。有时候晚上不会拉窗帘,甚至会把窗户打开一点,阳台的门和客厅的门我也不会关。我觉得这样空气会比较流通睡起来舒服。总的来说,我睡觉不喜欢关门和窗户。

    那个眼睛变成了嘴巴,然后开始说话了:  

对了,整个房间的背景色,暗暗的红色和绿色,本来以为自己不能接受,没想到至少现在的心情感觉还是超级好的。

搬来的前几晚睡的都很好,或许是因为这个床比之前的要大一些吧。但是后来的某一天早晨,我睡在床上,听见闹铃响了一遍又一遍。我伸手去关闹铃,可是闹铃还在响,我听到外面女生在洗脸刷牙,我恍惚的想要起来,但是却发现我的身体接收不了我要起来的讯息。是的,我还在床上,并且是一动不动的躺着。闹铃响过一阵自动停了,我又沉沉睡去,我不是贪睡的人,但是这次睡不醒,昏昏沉沉的我做起了梦。

  “隔壁的,你挖我们家墙干什么?!”

我应该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现在的小家虽然租来的,诸多不好,但是至少自己擦干净的地板,弄得还是很温馨的,也很喜欢就这样宅在家,坐在垫子上,靠着大靠垫儿,开着小台灯,捧本书,放杯酸奶......知足了。

梦里,我躺着床上,闹钟响起然后我起来了,洗漱穿衣,准备上班。然而闹铃又一次响起!我慌了,难道我还没有起来!

梦醒啦,醒来醒来,恩,好吧。
有意思的是,以为Boss Dongdong这名字已经够牛了,没想到这片子的音乐居然是Dongdongdong,哦买噶的,好吧。

我伸手,可是没有力气。手机近在咫尺可是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手完全动不了。我开口,发不出一点声音,外面很安静,她们好像都走了。混混沌沌的我挣扎着想要唤醒我的身体,可是那种无力感弥漫我的全身上下,让我不得动弹丝毫。突然一个我从不认识的女人站在我的床边,她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我,伸手推搡着我,不让我睡在这里,我潜意识里在保护自己,伸手去防她拍打的手。可是却没用,我眼睁睁的看着她一遍遍的挥打,嘴里说着:“你凭什么睡这里!这是我的床!”

我怎么知道她是谁!这床又不是她的!

我蜷缩着身体,想要开口说话。我的喉咙被她紧紧扼住。如果我平时见到她或许还会觉得她漂亮,但是现在她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使劲的掐住我的喉咙,嘴里还是那句话:“不要睡我的床!我不许你夺走属于我的东西!”

那种感觉使我沉浸在灰色地带,又挣扎又喊不出一个字来,简直就是任人摆布!而且这女人似乎要把我结束在此!

“不要!”从心里使劲挣脱出一个强大的意念,我喊了出来。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试图动了动身体,我看到了我的手。我终于醒了!刚才的那个梦太逼真,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躺在床上我缓了好久,身体可以动,挣脱了那种莫名的压制。房间里很明亮空气很好,一切都很安静。这下终于清醒了,我定的闹铃是早上八点半,现在显示的是八点五十三。只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却让我清晰感觉到了死亡。

我坐起来,全身无力,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再次睁开眼睛却看到对面站着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我眼睛近视,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窗帘为什么拉开了?昨晚我明明已经拉上窗帘!男人见到我便离开了,我仔细检查窗户周围,和昨晚关上的大小是一样的,窗台上的灰尘没有被破坏。

对面窗帘已经拉上了。

走在路上我想了又想,我是后来搬进来的,一起住的四个女生好像没有出现过我这样的情况。至少到现在,她们没有什么异常,每晚正常吃饭看剧然后休息。我想或许那只是一个梦,但我突然想到门后面的那些女人鞋子。这之前也一定住着一个女人,鞋子不旧,肯定是是上一个住客。她嘴里说着:不要睡我的床。

或许这个床她之前睡过吧。

早上的梦把我一天的精力都给消耗掉了,同事看我的脸色不是很好,她走过来盯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让我心里有点发怵。

她说:“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啊。”

当然不好了,从我起来的那一刻我对这个房子就心有余悸,洗脸刷牙不过五分钟。哪里还想到要擦脸!我说:“昨晚没睡好。”说完我又犹豫了一下,看着她欲言又止,要不要跟她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会不会被她嘲笑?或许是我沉重犹豫的样子让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开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的。”我说,毕竟是一个梦,或许真的没什么,说出来可能要好一些吧。

我说:“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女人站在床边扯我,伸手打我。她的样子很吓人,面目狰狞的样子似乎是我霸占了什么东西似的。她不让我睡在这张床上,使劲的要把我拽起来。更可怕的是,我全身都没有力气,我就像被施了什么魔咒一样,定在了床上眼睛也睁不开,喊也喊不出来!虽然我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每换一个住的地方就会有睡不醒的一次,但是都没有这一次让我从心里感到恐慌和害怕。”

同事听完顿了下,她说:“我老公也有过这种情况,没结婚前他就跟我说过。后来我妈让他折几支柳条或者桃树枝放在床铺下面,后来他睡觉就没有这种现象了。其实这就是所谓的煞气低,阳气不足。没什么可怕的,她们住的不都挺好吗。是你想太多了。”

我说:“真的是我想太多就好了。但是今天早上的梦和真的一样,我怕明天早上还是这样。”

“只不过是鬼压床罢了,用的着这么大反应吗。其实这只是你身体里的一种异常反应,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属于睡眠瘫痪,或许是你才换地方,整理东西有点累而已。过几天就好了,我们医院后面就有桃树和柳树,不然你去折几根放在床下,肯定明天就没事了。”同事安慰我道。

还是折几枝吧,也许有用。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心里安慰。

晚上我带着几根桃树枝,回到房间。树枝还是很有光泽的,掀开床褥,犹豫了下又放下了。我把折的几枝摊在桌子上,选了几枝比较大的,其他的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又回到房间,把枝条放在床褥下面。这个床是那种箱式木床,一种简单的家具实木床,四面没有储藏类的抽屉。简简单单,也挺新的。我一来就看到这个床,就选定了它。没有为什么,可能是眼缘吧。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保健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彼岸双生 - 草稿 - 草稿

关键词: 日记本 转载日记

上一篇:中年人的营养饮食计划

下一篇:没有了